博客网 >

人境庐诗草·卷七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  ○夜登近海楼

  曾非吾土一登楼,四野风酣万里秋。烂烂斗星长北指,滔滔海水竟西流。昂头尚照秦时月,放眼犹疑禹画州。回首宣南苏禄墓,记闻诸国赋共球。

  ○续怀人诗

  创获奇香四百年,散花从此遍诸天,支那奇字来何处?絮问蔫菸说药烟。

  帕首靴刀走北门,竟从逋盗作忠臣。一腔热血兴亚会,认取当年蹈海人。

  宪宪英英伟丈夫,不将韬略学孙吴。恨无舞袖回旋地,戏倒天吴拆海图。

  不关魏晋兴亡事,自署羲皇上古人。白竹兜笼黄木屐,科头可用护寒巾?

  得诗便付铜弦唱,对局何曾玉袜输。绕鬓青青好颜色,绝伦还以旧髯无?

  长华园里好亭楼,每到花时载酒游。岁岁花开频入梦,桑干梦醒梦并州。

  袖中各有赠行诗,向岛花红水碧时。只恨书空作唐字,独无烂石补天词。

  一龛灯火最相亲,日日车声辗麴尘。绝胜海风三日夜,拏舟空访沈南蘋。

  已破家山賸故侯,秦筝赵瑟尚风流。可能纲载西施去,不解风波不解愁?

  曾观《菩萨处胎卷》,又访《那须国造碑》。直引蛇行横蟹足,而今安用此毛锥?

  无端碌碌随官去,仍是铿铿说教师。黄面瞿夷金指爪,可曾嫁毕女先医?

  几年辛苦赋同袍,胆大於身气自豪。得失鸡虫何日了,笑中常备插靴刀。

  绕朝赠策送君归,魏绛和戎众共疑。骂我倭奴兼汉贼,函关难闭一丸泥。

  褒衣博带进贤冠,礼乐东方万国看。尺二玺书旗太极,是王外戚是王官。

  东方南海妃呼豨,身是流离手采薇。深夜骊龙都睡熟,记君痛哭赋无衣。

  波臣流转哭涂穷,犹自低徊说故宫。中有丹书有金印,蛮花仙蝶粉墙红。

  ○新嘉坡杂诗十二首

  天到珠崖尽,波涛势欲奔。地犹中国海,人唤九边门。南北天难限,东西帝并尊。万山排戟险,嗟尔故雄藩。

  本为南道主,翻拜小诸侯。巧夺盟牛耳,横行看马头。黑甜奴善睡,黄教佛能柔。遂刬芒芒迹,难分禹画州。

  花离不成国,黔首尚遗黎。家蓄獠奴段,官尊鸭姓奚。神差来却要,天号改撑犁。益地图王母,诸蛮尽向西。

  王屋沈沈者,群官剑佩磨。开衙尊鸟了,检历籍娄罗。巢幕红鹰集,街弹白鹭多。独无关吏暴,来去莫谁何。

  裸国原狼种,初生赖豕嘘。吒吒通鸟语,袅袅学虫书。吉贝张官伞,千兰当佛庐。人奴甘十等,只愿饱朱儒。

  纣绝阴天所,黎鞬善眩人。偶题木居士,便拜竹王神。飞虫民头落,迎猫鬼眼瞋。一经簪笔问,语怪总非真。

  化外成都会,迁流或百年。土音晓鴂舌,火色杂鸢肩。马粪犹余臭,牛医亦值钱。奴星翻上座,■〈舌氐〉鼎半成仙。

  不着红蕖袜,先夸白足霜。平头拖宝靸,约指眩金钢。一扣能千万,单衫但裲裆。未须医带下,药在女儿箱。

  绝好留连地,留连味细尝。侧生饶荔子,偕老祝槟榔。红熟桃花饭,黄封椰酒浆。都缦都典尽,三日口留香。

  舍影摇红豆,墙阴覆绿蕉。问山名漆树,计斛蓄胡椒。黄熟寻香木,青曾探锡苗。豪农衣短后,遍野筑团焦。

  会饮黄龙去,驮经白马来。国旗飏万舶,海市幻重台。宝藏诸天集,关门四扇开。红髯定何物,骄子复雄才。

  远拓东西极,论功纪十全。如何伸足地,不到尽头天?宝盖缝花網,金函护叶笺。当时图职贡,重检帝尧篇。

  ○以莲菊桃杂供一瓶作歌

  南斗在北海西流,春非我春秋非秋。人言今日是新岁,百花烂熳堆案头。主人三载蛮夷长,足遍五洲多异想。且将本领管群花,一瓶海水同供养。莲花衣白菊花黄,夭桃侧侍添红妆,双花并头一在手,叶叶相对花相当。浓如栴檀和众香,灿如云锦粉五色。华如宝衣陈七市,美如琼浆合天食。如竞笳鼓调筝琶,蕃汉龟兹乐一律。如天雨花花满身,合仙佛魔同一室。如招海客通商船,黄白黑种同一国。

  一花惊喜初相见,四千余岁甫识面;一花自顾远自猜,万里绝域我能来;一花退立如局缩,人太孤高我惭俗;一花傲睨如居居,了更妩媚非粗疏。有时背面互猜忌,非我族类心必异;有时并肩相爱怜,得成眷属都有缘;有时低眉若饮泣,偏是同根煎太急;有时仰首翻踌躇,欲去非种谁能锄;有时俯水瞋不语,谁滋他族来逼处;有时微笑临春风,来者不拒何不容。众花照影影一样,曾无人相无我相。传语天下万万花,但是同种均一家。古言猗傩花无知,听人位置无差池。我今安排花愿否?拈花笑索花点首。花不能言我饶舌,花神汝莫生分别。唐人本自善唐花,或者并使兰花梅花一齐发。飙轮来往如电过,不日便可归支那。此瓶不乾花不萎,不必少见多怪如橐驼。地球南北倘倒转,赤道逼人寒署变,尔时五羊仙城化作海上山,亦有四时之花开满悬。

  即今种花术益工,移枝接叶争天功,安知莲不变桃桃不变为菊,迥黄转绿谁能穷?化工造物先造质,控搏众质亦多术,安知夺胎换骨无金丹,不使此莲此菊此桃万亿化身合为一。众生后果本前因,汝花未必原花身,动物植物轮回作生死,安知人不变花花不变为人。六十四质亦么麽,我身离合无不可,质有时坏神永存,安知我不变花花不变为我。千秋万岁魂有知,此花此我相追随。待到汝花将我供瓶时,远愿对花一读今我诗。

  ○眼前

  眼前男女催人老,况是愁中与病中。相对灯青恍如梦,未须头白既成翁。添巢燕子双雏黑,插帽花枝半面红。不信旁人称岁暮,且忻生意暖融融。

  ○寓章园养疴

  海色苍茫夜气微,一痕凉月入柴扉。独行对影时言笑,排日量腰较瘦肥。平地风波听受惯,频年哀乐事心违。笠檐蓑袂桄榔杖,何日东坡遂北归?

  ○番客篇

  山鸡爱舞镜,海燕贪栖梁,众鸟各自飞,无处无鸳鸯。今日大富人,新赋新婚行。插门桃柳枝,叶叶何相当。垂红结彩球,绯绯数尺长。上书大夫第,照耀门楣光。中庭寿星相,新■〈杭〉供中央,隐囊班丝细,坐褥棋局方,两旁螺钿椅,有如两翼张。丹楹缀锦联,掩映蛎粉墙,某某再拜贺,其语多吉祥。中悬剥风板,动摇时低昂。遍地红藤簟,泼眠先生凉。地隔衬蒐白,水纹铺流黄。深深竹丝帘,内藏合欢床,局脚福寿字,点画皆银镶。■〈巾交〉帱挂碧绡,犀毗堆红箱。旁室铜澡盆,满储七香汤。四壁垂流苏,碎镜随风飏。华灯千百枝,遍绕曲曲廊,庭下众乐人,西乐尤铿锵,高张梵字谱,指挥抑复扬。弇口铜洞箫,芦哨吹如簧,此乃故乡音,过耳音难忘。蕃乐细腰鼓,手拍声镗镗,喇叭与毕栗,骤听似无腔。诸乐杂沓作,引客来登堂。

  白人絜妇来,手携花盈筐,鼻端撑眼镜,碧眼深汪汪。裹头波斯胡,贪饮如渴羌。蚩蚩巫来由,肉袒亲牵羊。余皆闽粤人,到此均同乡。嘻嘻妇女笑,入门道胜常。蕃身与汉身,均学时世妆,涂身百花露,影过壁亦香,洗面去丹粉,露足非白霜。当胸黄亚姑,作作腾光芒。沓沓靸履声,偕来每双双。红男并绿女,个个明月璫。单衫缠白叠,尖履拖红帮。垂垂赤灵符,滟滟琲交璫,一冠攒百宝,论价难为偿。簇新好装束,争来看新郎。

  头上珊瑚顶,碎片将玉瓖;背后红丝绦,交辫成文章;新制绀绫絓,衣补亦宝装;平头鹅顶靴,学步工趋跄。今行亲迎礼,吉日复辰良。前导青罗伞,后引绛节幢,驾车四骝马,一色紫丝缰,薄纱宫灯样,白画照路旁,海笛和云锣,八鸾鸣玱玱。帕首立候人,白鹭遥相望。到门爆竹声,群童喜欲狂。两三戴花媪,捧出新嫁娘:举手露约指,如枣真金钢,一钚五百万,两钚千万强,腰悬同心镜,衬以紫荷囊,盘金作绲带,旋绕九回肠,上下笼统衫,强分名衣裳,平生不著袜,今段破天荒,明珠编成履,千琲当丝纕。车轮曳踵行,蛮婢相扶将。丹书悬红纸,麒麟与凤凰。一双龙纹烛,华焰光煌煌。第一拜天地,第二礼尊嫜,后复交互拜,于飞燕颉颃。其他学敛纴,事事容仪庄。拍手齐欢呼,相送入洞房。

  此时箫鼓声,已闻歌鲦鲿,点心嚼月饼,饤座堆冰糖,啖蔗过蔗尾,剖瓜馀瓜襄,流连与波罗,争以果为粮。赤足络绎来,大盘芦膻芗,穿花串鱼鲊,薄纸批牛肪,今日良宴会,使我攒眉尝。食物十八品,强半和椒姜,引手各搏饭,有粳有黄粱。蒲桃百瓶酒,破碎用斗量,呼么复喝六,拇战声琅琅。频黎小海瓯,举白屡十觞。既醉又饱腹,出看戏舞场,影戏粉牵丝,幻人巧寻橦。蓝衫调鲍老,玉瞳辉文康,蹋鞠肩背飞,迅若惊凫翔。白打唱《回波》,引杖相击撞。金吾今驰禁,赌钱亦无妨,初投升官图,意取富贵昌,意钱十数人,相聚捉迷藏。到手十贯索,冈利各筹防,名为叶子戏,均为钱神忙。醉呼解酲酒,渴取冰齿浆,饮酪拣灌顶,烹茶试头網。吹烟出菸叶,消食分槟榔,旧藏淡巴菰,其味如詹唐。倾壶挑鼻烟,来自大西洋,一灯阿芙蓉,吹气何芬芳。分光然石油,次第辉银红。入夜有火戏,语客留徜徉。行坐粉聚散,笑谈呼汝卬。中一蒜发叟,就我深浅商。指问座上客,脚色能具详。

  上头衣白人,渔海业打桨,大风吹南来,布帆幸无恙,初操牛头船,旁岸走近港,今有数十轮,大海恣来往。银多恐飞去,龙圜束万镪,多年甲必丹,早推蛮夷长。左边黑色儿,乃翁久开矿,宝山空手回,失得不足偿。忽然见斗锡,真乃无尽藏,有如穷秀才,得意挂金榜。沈沈积青曾,未知若干丈,百万一紫标,多少聚钱缿。曷鼻土色人,此乃吾乡党。南方宜草木,所种尽沃壤,椰子树千行,丁香花四放,豆蔻与胡椒,岁岁收丰穰,一亩值十钟,往往过所望。担粪纵馀臭,马牛用谷量。利市得三倍,何异承天贶。右坐团团面,实具富者相,初来锥也无,此地甫草创。海旁占一席,露处辟榛莽,蜃气嘘楼台,渐次铲叠嶂。黄金准土价,今竟成闾巷,有如千户侯,列地称霸王。善知服食方,百味作供养,闻有小妻三,轮流搔背痒。长颈猕猴面,此物信巨驵。自从缚马足,到处设鱼网,夥颐典衣库,值十不一当。一饮生讼狱,谁敢倾家酿?搜索遍筐箧,推敲到盆盎,自煎婴粟膏,载土从芒砀。鸡洎窃更鹜,颠倒多奇想。龙断兼赝鼎,巧夺等劫掠,积钱千百万,適足供送葬。君看末座客,挥扇气抗爽,此人巧心计,自负如葛亮。千里封鲊羹,绝域通枸酱。积著与均输,洞悉万物状,锦绣离云爵,妙能揣时尚。长袖善新舞,胡卢弃旧样,千帆复万箱,百货来交广,遂与西域贾,逐利争衰旺,即今论家资,问富过中上。

  凡我化外人,从来奉正朔,披衣襟在胸,剃发辫垂索,是皆满洲装,何曾蛮服著。初生设汤饼,及死备棺椁,祀神烛四照,宴宾酒三酌,凡百丧祭礼,高曾传矩■〈寻蒦〉。风水讲龙砂,卦卜用龟灼,相法学《麻衣》,推命本《硌碌》,礼俗概从同,口述仅大略。千金中人产。咸欲得封爵,今年燕晋饥,捐输颇踊跃。溯从华海来,大抵出闽骆。当我鼻祖初,无异五丁凿,传世五六叶,略如华覆萼。富贵归故乡,比骑扬州鹤,岂不念家山,无奈乡人薄。一闻番客归,探囊直启錀,西邻方责言,东市又相斮,亲戚恣欺凌,鬼神助咀嚼。曾有和兰客,携归百囊橐,眈眈虎视者,伸手不能攫,诬以通番罪,公然论首恶。国初海禁严,立意比驱骊,借端累无辜,此事实大错。事隔百余年,闻之尚骇愕,谁肯跨海归,走就烹人镬?言者袂掩面,泪点已雨落,满堂杂悲欢,环听咸唯诺。到此气惨伤,笳鼓歇不作,橐橐拍板声,犹如痛呼■。道咸通商来,虽有分明约,流转四方人,何曾一字著,堂堂天朝语,祇以供戏谑。譬彼犹太人,无国足安讬?鼯鼠苦无能,橐驼苦无角。同族敢异心,颇奈国势弱。虽则有室家,一家付飘泊。仓颉鸟兽迹,竟似畏海若,一丁亦不识,况复操笔削。若论佉卢字,此方实庄岳,能通左行文,千人仅一鹗。此外回回经,等诸古浑噩,不如无目人,引手善扪摸。西人習南音,有谱比合乐,孩童亦能识,识则夸学博。识字亦安用,蕃汉两弃却,愚公传子孙,痴绝谁能药?近来出洋众,更如水赴壑,南洋数十岛,到处便插脚。他人殖民地,日见版图廓,华民三百万,反为丛驱雀。螟蛉不抚子,犬羊且无靬郭。此闻欧澳美,日将黄种虐,向来寄生民,注籍今各各。周官说保富,番地应设学。谁能招岛民,回来就城郭?群携妻子归,共唱太平乐。

  ○养疴杂诗

  病疟经年,医生劝以出游,遂往槟榔屿、麻六甲、北蜡等处,假居华人山庄。所见多奇景,随意成吟,亦未録草。病起追亿之,尚得数十首。

  万山山顶树参天,树杪遥飞百道泉。谁信源头最高处,我方跂脚枕书眠。

  月黑风高树影沈,鸟噤虫息夜愔愔。柴门似有谁摇撼,晓起纵横虎迹深。

  树密山重深复深,穿云渡水偶行吟。欲寻归路无牛矢,转向无人迹处寻。

  高高山月一轮秋,夜半椰阴满画楼。分付驯猿攀摘去,渴茶渴酒正枯喉。

  钧天一醉梦模糊,喔喔鸡鸣病渐苏。南斗起看翻在北,不知仍是注生无?

  老妻日据灶觚听,邻有神符治病灵。佛祖不如天使贵,劝余多诵《可半经》。

  波光淡白月黄昏,何物■〈浦上女下〉娑石上蹲?欲废平生《无鬼论》,回头却是黑昆仑。

  处裈残虱扫除清,绕鬓飞蚊不一鸣。高枕胸中了无事,如何不睡又天明?

  桃花红杂柳花飞,水软波柔碧四围。五尺短绳孤棹艇,小儿讙曳鳄鱼归。

  一溪春水涨瀰瀰,闲曳烟蓑理钓丝。欲觅石头无坐处,却随野鹭立多时。

  竹外斜阳半灭明,卷帘欹枕看新晴。雨尘飘漾香烟袅,中有蛛丝屋角横。

  单衣白袷帐乌纱,寒暖时时十度差。冬亦非冬夏非夏,案头常供四时花。

  颓墙残月竹冥冥,闪闪微灯三两星。绛帕白衣偏袒舞,时闻巷犬吠流萤。

  镫红月白可怜宵,羯鼓如雷记里遥。异种名花新合乐,知谁金屋别藏娇。

  千形万态树扶疏,欲唤无名口又茹。重译补笺新草木,马留名字蟹行书。

  一声长啸海天空,声浪沈沈入海中,又挟馀声上天去,天边■〈口翏〉唳一归鸿。

  荡荡青天一纸铺,团团红日半轮孤。波摇海绿云翻墨,谁写须臾万变图?

<< 人境庐诗草·卷九 / 人境庐诗草·卷六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hx5000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